辽列史卷六十六

列传第四

 
耶律敌刺 萧痕笃
康默记 孙延寿
韩延徽 子德枢
孙绍勋 绍芳
资让 韩知古
子匡嗣 孙德源
德凝
耶律敌刺,字合鲁隐,遥辇鲜质可汗之子。太祖践昨,与
敞稳海里同心辅政。太祖知其忠实,命掌礼仪,且诿以军事。
后以平内乱功,代辖里为奚六部吐里,卒。
敌刺善骑射,颇好礼文。
萧痕笃,字儿里轸,迭刺部人。其先相遥辇氏。
痕笃少糠慨,以才能自任。早隶太祖帐下,数从征讨。既
践阵,除北府宰相。痕笃事亲孝,为政尚宽简。
康默记,本名照。少为蓟州衙校,太祖侵蓟州得之,爱其 
材,隶麾下。一切蕃、汉相涉事,属默记折衷之,悉合上意。
时诸部新附,文法未备,默记推析律意,论决重轻,不差
毫厘。罹禁纲者,人人自以为不冤。顷之,拜左尚书。神册三
年,始建都,默记董役,人咸劝趋,百日而讫事。五年,为皇
都夷离毕。会太祖出师居庸关,命默记将汉军进逼长芦水寨,
俘馘甚众。
天赞四年,亲征渤海,默记与韩知古从。后大諲撰叛,命
诸将攻之。默记分薄东门,率骁勇先登。既拔,与韩延徽下长
岭府。军还,已下城邑多叛,默记与阿古只平之。
既破回跋城,归营太祖山陵毕,卒。佐命功臣其一也。
孙延寿,字胤昌,少倜傥,调其所亲 :“大丈夫为将,当
效节边垂,马革裹尸 。”景宗特授干牛卫大将军。宋人攻商京,
诸将既成列,延寿独奋击阵前,敌遂大溃。以功遥授保大军节
度使。乾亨三年卒。
韩延徽,字藏明,幽州安次人。父梦殷,累官蓟、儒、顺
三州刺史。延徽少英,燕帅刘仁恭奇之,召为幽都府文学、平
州录事参军,同冯道祗候院,授幽州观察度支使。
后守光为帅,延徽来聘,太祖怒其不屈,留之。述律后谏
曰 :“彼秉节弗挠,贤者也,奈何困辱之?”太祖召与语,合
上意,立命参军事。攻党项、室韦,服诸部落,延徽之筹居多。
乃请树城郭,介市里,以居汉人之降者。又为定配偶,教垦艺,
以生养之。以故逃亡者少。
居久之,慨然杯其乡里,赋诗见意,遂亡归唐。已而与他
将王缄有隙,惧及难,乃省亲幽州,匿故人王德明舍。德明问
所适,延徽曰 :“吾将复走契丹 。”德明不以为然。延徽笑曰:
“彼失我,如失左右手 ,其见我必喜 。”既至 ,太祖问故。
延徽曰 :“忘亲非孝,弃君非忠。臣虽挺身逃,臣心在陛下。 
臣是以复来 。”上大悦,赐名曰匣列。“匣列 。”辽言复来也。
即命为守政事令、崇文馆大学士,中外事悉令参决。
天赞四年,从征渤海,大諲撰乞降。既而复叛,与诸将破
其城,以功拜左仆射。又与康默记攻长岭府,拔之。师还,太
祖崩,哀动左右。
太宗朝,封鲁国公,仍为政事令。使晋还,改南京三司使。
世宗朝,迁南府宰相,建政事省,设张理具,称尽力吏。
天禄五年六月,河东使请行册礼,帝诏延徽定其制,延徽奏一
遵太宗册晋帝礼,从之。
应历中,致仕。子德枢镇东平,诏许每岁东归省。九年卒,
年七十八。上闻震悼,赠尚书令,葬幽州之鲁郭,世为崇文令
公。
初,延徽南奔,太祖梦白鹤自帐中出;比还,复入帐中。
诘旦,谓侍臣曰 :“延徽至矣 。”已而果然。太祖初元,庶事
草创,凡营都邑,建宫殿,正君臣,定名分,法度井井,延徽
力也。为佐命功臣之一。子德枢。
德枢年甫十五,太宗见之,谓延徽曰 :“是儿卿家之福,
朕国之宝,真英物也 !”未冠,守左羽林大将军,迁特进太尉。
时汉人降与转徙者,多寓东平。丁岁灾,饥馑疾厉。德枢
请往抚字之,授辽兴军节度使。下车整纷剔蠹,恩煦信孚,劝
农桑,兴教化,期月民获蓟息。
入为南院宣徽使,遥授天平军节度使,平、滦、营三州管
内观察处置等使,门下平章事。已而加开府仪同三司、行侍中,
封赵国公。保宁元年卒。孙绍勋、绍芳。
绍勋,仕至东京户部使。会大延琳叛,被执,辞不屈,贼
以锯解之,愤骂至死。
绍芳,重熙间参知政事,加兼侍中。时廷议征李元昊,力 
谏不听,出为广德军节度使。闻败,呕血卒。
孙资让,寿隆初拜中书侍郎、平章事。会宋徽宗嗣位,遣
使来报,有司按籍,有“登宝位”文,坐是出为崇义军节度使。
改镇辽兴,卒。
韩知古,蓟州玉田人,善谋有识量。太祖平蓟时,知古六
岁,为淳钦皇后兄欲稳所得。后来嫔,知古从焉,未得省见。
久之,负其有,怏怏不得志,挺身逃庸保,以供资用。
其子匡嗣得亲近太祖,因间言。太祖召见与语,贤之,命
参谋义。神册初,遥授彰武军节度使。久之,信任益笃,总知
汉儿司事,兼主诸国礼仪。时仪法疏阔,知古援据故典,参酌
国俗,与汉仪杂就之,使国人易知而行。
顷之,拜庄仆射,与康默记将汉军征渤海有功,迁中书令。
天显中卒,为佐命功臣之一。子匡嗣。
匡嗣以善医,直长乐宫,皇后视之犹子。应历十年,为太
祖庙详稳。后宋王甚隐谋叛,辞引匡嗣,上置不问。
初,景宗在藩邸,善匡嗣。即位,拜上京留守。顷之,王
燕,改南京留守。保宁末,以留守摄枢密使。
时耶律虎古使宋还,言宋人必取河东,合先事以为备。匡
嗣低之曰 :“宁有是 !”已而宋人果取太原,乘胜通燕。匡嗣
与商府宰相沙、惕隐休哥侵宋,军于满城,方阵,宋人请降。
匡嗣欲纳之,休哥曰 :“彼军气甚锐,疑诱我也。可整顿士卒
以御 。”匡嗣不听。俄而宋军鼓噪薄我,众蹙践,尘起涨天。
匡嗣仓卒谕诸将;无当其锋。众既奔,遇伏兵扼要路,匡嗣弃
旗鼓遁,其众走易州山,独休哥收所弃兵械,全军还。
帝怒匡嗣,数之曰 :“尔违众谋,深入敌境,尔罪一也;
号令不肃,行伍不整,尔罪二也;弃我师旅,挺身鼠窜,尔罪 
三也;侦候失机,守御弗备,尔罪四也;捐弃旗鼓,损威辱国,
尔罪五也 。”促令诛之。皇后引诸内戚徐为开解,上重违其请。
良久,威稍霁,乃杖而免之。
既而遥授晋昌军节度使。乾亨三年,改西南面招讨使,卒。
睿智皇后闻之,遣使临吊,贿赠甚厚,后追赠尚书令。五子:
德源,德让——后赐名隆运,德威,德崇,德凝。德源、德凝
附传,余各有传。
德源,性愚而贪,早侍景宗邸。及即位,列近侍。保宁间,
官崇义、兴国二军节度使,加检校太师。以贿名,德让贻书谏
之,终不俊。以故论者少之。后加同政事不下平章事,遥摄保
宁军节度使。乾亨初卒。
德凝,谦逊廉谨。保宁中,迁护军司徒。开泰中,累迁护
卫太保、都官使、崇义军节度使。移镇广德,秩满,部民请留,
从之。改西南面招讨使,党项隆益答叛,平之。迁大同军节度
使,卒于官。
子郭三,终天德军节度使。孙高家奴,终南院宣徽使;高
十,终辽兴军节度使。

返回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