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学术>学术活动
学术活动
  • 东亚纸质文物保护学术研讨会纪实
  • 来源: 发布日期:2016-11-29
  •   初冬之季,放眼金陵,董北苑《龙宿郊民图》中的青天碧水,尽在眼前,龚半千《木叶丹黄图》中的秀木幽林,赏心悦目。由南京博物院、纸质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联合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纸质文物保护专业委员会共同主办的“东亚纸质文物保护学术研讨会”在南京博物院召开。南京博物院作为中国国内较早开展纸质文物保护与修复工作的机构之一,在纸质文物修复与保护方面可谓是斫轮老手,作为本次研讨会的主办方可谓得其所哉。

      “东亚纸质文物保护学术研讨会”自2006年第一次在北京举办以来,迄今已历十载。每一次的研讨会都得到了来自中国、韩国、日本、朝鲜和蒙古国的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各国专家和文物保护工作者踊跃参会、各抒己见,极大地促进了东亚地区的纸质文物修复与保护技术的进步。

      11月13日9点30分,“东亚纸质文物保护学术研讨会”拉开帷幕。本次研讨会以“东亚纸张保护理念与技术的传承、发展、交流与合作”为主题。开幕式由南京博物院副院长王奇志主持,南京博物院龚良院长致欢迎词。他强调,东亚的许多国家的文化传承是一脉相承的,在纸张保护方面也有很多的共同点,因此开展更广泛的纸张保护交流更有益于东亚纸张保护的发展。

      中国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科技司)罗静副司长肯定了与会专家学者对东亚纸文物保护作出的贡献,并表示纸张文物保护作为重点支持领域已列入即将颁布的《中国文物事业的十三五规划》和《中国“十三五”文化遗产保护与公众文化服务科技创新规划》。

      欧敏行博士代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参加了本届研讨会的开幕式。她肯定了各国专家学者一直以来对东亚纸张制造传统和纸质文物的保护与发展事业的坚持与奉献,并对即将在2017年出版的《纸张修复与保护导则》充满期待。

      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纸质文物保护专委会会长冈兴造先生强调,中日韩三国有汉字文化这样的共同文化圈,希望本次会议通过大家积极的讨论和交流,让智慧的成果为纸质文物的保护和继承起到积极的作用,使纸质文化继续传播下去。

      韩国装潢研究会会长朴智善女士痛陈,一些造纸技术由于历史原因已经失传,希望大家努力,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寻求到更完整的传统造纸技术。

      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副会长杜晓帆先生以在台北故宫的见闻为例,呼吁我们在接受国际文物修复理念的同时,不要丢弃中国特色的传统纸质文物修复技术。

      百家争鸣

      本次研讨会发表的内容包括纸质文物的修复、现代科技手段在修复中应用、颜料对纸张耐久性的影响、造纸技艺的演化、装裱技术对纸质文物保存的影响等,共计20场演讲。本次共有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日本、韩国以及中国19个省市自治区40余家单位的105名代表。其中,日本京都造型艺术大学历史遗产学院教授大林贤太郎、韩国装潢研究会会长朴智善、中国南京博物院副研究员陈潇俐三位代表作主题报告。

      主题演讲部分由杜晓帆副会长主持。大林贤太郎以东日本大地震的案例为核心,介绍了对受灾资料的救助和保存处理,尤其是纸质资料的灾后修复与保护。朴智善以具体的佛画、副藏物以及佛经的修复为例,介绍了韩国的文物修复的主要步骤和实用的科技修复手段。她讲到由于宗教人士对宗教文物有特殊的情感,因此在修复过程中不仅要注重文物的文物价值,更要注重文物的信仰价值。这就启示我们在注意传统技术与现代科技的结合同时,不能失去文物本身在历史文化进程中拥有的重要文化内涵。陈潇俐认为纸质文物保护所采用的保护措施应以延续寿命、缓解病害为目标,避免过度干预造成对纸质文物价值、信息的改变,遵循最小干预原则,并从“水”的选择、清洗技术选择和书画修复技术路线选择三方面论述了最小干预原则在纸质文物保护修复中的应用。她通过近期研究成果及实际案例,探讨合适的清洗用水、清洗技术及“能不揭画芯尽量不揭,能保留的尽量保留”的书画修复技术路线。


      古纸新探

      在关于传统的手工造纸方面,中国是东亚文明圈中的造纸技术的先驱和权威,对于纸张的制造和保存都有悠久的历史。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手工纸研究所的汤书昆所长认为,中国手工造纸业态的当代行业特征可刻画为:产品(基础)+技艺(支撑)+消费(出路)+生活(目的)。他从9年的田野调查和体验中认识到,作为传统的手工造纸技术想要在当下继续保持生命力,必须强化积极融入现代生活的产业理念。手工造纸行业要建立以提炼经典工艺与经典审美为宗旨的传承方向,升级制造技术与变革工艺,并学习与使用新的渠道传播工具与营销平台,这样方能焕发新生,融入时代。

      在造纸的材料研究方面,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科学技术史研究院李晓岑教授则对甘肃省天水市出土西汉放马滩纸进行显微观察,确定其为西汉早期的麻纸,并且也是已知的最早初级加工纸。这对认识中国造纸及其加工技术的起源和发展的研究有重要意义。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的王珊通过显微分析、制浆小试研究,探索古代文献记录的木芙蓉皮造纸的可行性,以期为研究我国古代名纸薛涛笺提供参考。

      故宫博物院马越通过对故宫养心殿燕喜堂室内多层裱糊纸的现场勘查,对不同位置裱糊纸进行显微结构观察和成分分析,结合文献档案记载,分析其工艺与时代之间关系,并为裱糊纸保护提供科学依据。同样是对纸张的修复和保护的研究,四川博物馆的黄怡凡则从书画修复用纸的角度上,通过理化性能测试对比夹江棉料书画纸与安徽棉料宣纸在性能上的差异,为改进夹江棉料纸提供一定参考依据。


      妙手回春

      纸质文物的修复技术一直是文保工作者的工作重点之一。本次研讨会与会代表中既有众多青年学者,也不乏有丰富文物修复经验的一线文物修复工作者。日本京都造型艺术大学历史遗产学院研究生范奕莹从材料选择,到补修纸制作,以及补修工序方面介绍了内蒙古博物院与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合作修复西夏文书的工作过程。上海博物馆黄瑛和宁波天一阁博物馆王金玉则从文物修复的实践出发,介绍了文物修复的传统方法和需要注意的问题。黄瑛赴英国大英博物馆修复明代画家张翀的绢本画《瑶池仙剧图》。原裱件出现大量断痕、折痕与起空,因此修复时采取淋洗画心、用水油纸对画心进行加固、揭画心、补洞、托画心等步骤对文物进行了重新装裱。修补材料是在大英馆库存的旧绢料中找到的与此文物画心本体绢材相接近的旧绢料。王金玉则以馆藏《台东涧溪鲍氏宗谱》的修复为例,根据现状调查和本体材质检测分析,详细介绍了该文书保护修复的技术路线,包括从制订修复方案、揭取物灭菌消毒、修复材料制备、表面污染物清理、定位拼接、揭取褙纸、托命纸、填补、加固、裱褙纸、全色、绷平等全过程,并强调了揭取褙纸是修复文物本体的关健步骤。

      现代的科技手段传统的修复方法相结合,是当下纸质文物修复与保护方法的主流。中国国家博物馆王博以该馆馆藏绢本重彩画《明饰三人影像轴》的保护修复为依据,对几个重点环节采取“因时制宜”的修复处理方式和恰当的技术方法,将现代科学检测技术和传统工艺紧密结合,对文物加以保护,使之重见明净、延年留世。南京博物院何子晨则介绍了针对新疆阿斯塔那唐墓以及青海出土的一批纸质文物开展的保护修复工作。通过采用扫描电镜、造纸纤维测量仪等现代仪器对文物本体的材质以及劣化程度进行研究;对修复用纸的适配性进行研究。针对出土文物双面书写文字的特点运用纸浆修补技法进行保护修复,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存续今生

      现存的纸质文物在之前的保护在流传和保存过程中不断受损,因此迫切需要行之有效的保护方法。韩国国家档案馆赵恩惠从预防性保护的角度进行书画文物保存药材研究。她对古籍记载的天然防虫药材的文献进行调查和梳理,并找了一些实际使用的案例,确认了实际情况。根据这些数据进行实验,获得了多种有效的天然保护药材。传统的生物制品不仅可以用来保护纸质文物,也可以用在修复过程当中。首都博物馆闫丽利用芽胞杆菌发酵胞外液研究制备生物揭展剂,并通过作用于宣纸老化材料,验证了揭展效果。在此基础上,对成套明代水陆画进行揭展,取得了与传统方法一样良好效果。

      古代的纸张广泛应用于书画艺术品的制作,因此书画用的颜料对于纸张的耐久性会产生一定影响。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赵嫣一使用石青、石绿、醋酸铜、碱式碳酸铜等颜料和试剂,研究含铜颜料对纸张降解作用。研究表明石青、石绿粉状矿物颜料对纸张的耐久性影响不可小觑,并非如传统认知中矿物石青石绿是稳定无害的颜料。矿物颜料石青、石绿会加速纸张老化降解,带来变色和纸张本身损伤。管状石青、石绿颜料对于纸张的损害要大于粉状颜料,但含铜量微小,对纸张起主要腐蚀作用的是其中的有机溶剂氯苯。陕西师范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邢惠萍通过对几种主要字迹材料的组成进行综述,对其可能对纸张耐久性的影响进行分析,期望以此为纸质文物保护工作者提供借鉴。

      本次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和文保工作人员通过分享各自的研究成果,质疑问难,在很多问题上达成了共识,同行之间也互相学习了各自的经验。会后,与会代表参观了南京博物院正在举行的展览。诸多专家和文保工作者还专程赶往南京博物院文保所参观了近现代纸质文献脱酸保护技术文化部重点实验室,并与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进行了深入交流。大家对今后的纸质文物的修复与保护工作踌躇满志,对未来更广泛的合作计日以俟,并期盼能有更多的人才投身于文物保护工作当中。

      11月13日还召开了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纸质文物保护专业委员会第一届执委会工作会议,审议通过了执委会工作报告,增选了执行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