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展览 > 新展空间
新展空间
  • 无边诗境入画来——傅抱石古人诗意画展
  • 展览地点:艺术馆2楼19展厅 展览时间:2017.10.1—2018.4.20

  •   傅抱石是我国二十世纪杰出的中国画家、绘画史论家和教育家,他在继承我国优秀的文化传统和中国画传统,并汲取日本、西方绘画元素的基础上,致力于山水画和人物画的创作,勇于变革,力意创新,为弘扬中国书画艺术作出了卓越贡献。其画技法独特,气魄雄健,境界高逸,诗意浓郁,在中国现代绘画史上写下辉煌的篇章。 

      傅抱石充分认识到“诗意”对中国画创作的重要价值和意义,在他的绘画创作思路中,始终坚持文化与绘画创作相结合,不断引诗词入画,对历代诗人作品进行创造性地理解和转化,并将他对人生、自然、历史、文化的感悟和沉思,与他的绘画立意、造境结合起来,同时融汇进丰富的自我精神情感内容,使诗意成为绘画的重要构成要素,在画面上呈现出浓郁的文化、诗意氛围和深邃的精神内蕴,创造出壮阔雄伟、潇洒灵秀、如梦如幻的诗意画作品,并以其神秘的精神气韵、优美的诗意境象,深深折服了人们的心灵,引起人们对我国传统诗词所蕴藉的文化意象产生强烈的共鸣。

      傅抱石坚持引诗入画进行中国画创作,在现代中国山水画、人物画领域独辟蹊径,走出了深具个性才情,兼具传统文化、文学艺术并互为融合的艺术探索之路。本院此次推出的傅抱石古人诗意画展览,旨在系统展示傅抱石的古人诗意画作品,体悟其诗意画所特有的艺术魅力。傅抱石的古人诗意画,他的不懈探索、开拓创新精神,无疑为现代中国画创作,提供了经典范例,且对当代中国画创作具有重要的借鉴和垂范作用。

      此次展览系统展示傅抱石的古人诗意画作品65件,让您体悟其诗意画中浓郁的文化气韵、优美的诗意境象和深邃的精神内涵。

      山中寻诗图 轴 纸本设色 纵105厘米,横30厘米 1943年

      此为依据清初画家、诗人石涛《题画诗》“匹练飞空势欲摧,松阴掠地石根开。双峰回插白云外,有客寻诗日上来”而创作。作一高士于山谷书屋独自静坐等待客人到来,山涧石板上一高士正独步而行情形,塑造出“有客寻诗日上来”的特有意象。山峦、林木、屋舍及人物衣纹,多以细笔勾勒,又以大写意笔法渲染,水墨淋漓。此件作品当为上世纪四十年代山水画传统笔法与写生相结合的典范之作。

     

      

      潇潇暮雨 轴  设色纸本  纵103.5厘米  横59.4厘米 1945年

      此幅依据明代诗人李东阳《游岳麓寺》“危峰高瞰楚江干,路在羊肠第几盘。万树松杉双径合,四山风雨一僧寒”诗意而创作,描绘巴蜀雨雾弥漫的奇特景象。山川殿宇笼罩于烟雨弥漫之中,山间小路上,一持杖红衣人低头前行。全幅完整地再现出巴蜀地区多雨条件下特有的山川地貌特色,将古人诗意与雨景创制有机地融汇为一体,亦有着画家本人幽隐而激越的精神情怀的表露,高逸冲远。


      月落乌啼霜满天 立轴 设色纸本  纵68厘米  横43.3厘米 1960年

      此幅依据唐代诗人张继《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诗意创作而成。柳荫遮蔽之下,月光正倾泻而下,月夜静谧,旅船停泊,客人们都依稀还在梦中,寒山寺的钟声已经隐隐传来,乌鸦在枝头乱啼,打破了月夜的幽静氛围。通过画面空间如此的形象塑造,完美地再现出唐人诗句中所呈现出来的审美意象,不愧为傅抱石诗意画的经典之作。

      王维《渭城曲》诗意 册页 设色纸本  纵27.9厘米  横40厘米

      此幅依据唐朝诗人王维《渭城曲·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诗意创成。画面绘两人正在柳荫遮蔽的酒馆把盏而谈,离别的思绪已经如柳荫般凝结不开。牛车正在外面悄然等待,更增添了离别的愁绪。

      苦瓜炼丹台诗意 轴 设色纸本  纵104.9厘米  横60.1厘米 1956年

      此幅依据清初画家、诗人石涛《炼丹台逢箨庵吼堂诸子之一》“一上丹台望,千峰到杖前。云阴封曲径,石壁划流泉。声落空中语,人拟世外仙。浮丘原不远,萝户好同攀”诗意而创作,描绘出黄山炼丹台雄伟奇险、突兀高耸的自然景象。将石涛诗意中所塑造的突兀奇特境界完美地呈现出来,为此幅山水画意境注入了强劲的精神活力和灵魂。

     

      山行遇雨 轴 设色纸本  纵181.8厘米  横68.7厘米 四十年代末(1949年)

      此幅或依据唐代诗人孙逖《山行遇雨》“骤雨昼氤氲,空天望不分。暗山唯觉电,穷海但生云”以及宋代诗人李弥逊《山行遇雨》“六丁夜挽天河倾,石骨无尘露苍湿。长风吹雨不成丝,飞鞚冲山带烟入”诗意,与四川地区多雨雾天气、山石嶙峋的自然景色相结合而创作的诗意画作品。一古装行人在松林中撑伞匆匆行走,雨丝飘落,雨雾弥漫在山涧、丛林、松寺之中。山间殿阁屋舍俨然,峰峦蜿蜒向前延伸,消失在天际间。全幅笔墨清新洗练,给人以清旷宕逸之感。

      古今输赢一笑间 轴 设色纸本  纵167.2厘米  横41.2厘米 1940年

      此幅当依据明代诗人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词意而创作,将“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诗词意象在画面上完整地表现出来,寄寓画家对人生起伏、世事变迁无限的感慨和豁达情怀。亦或为东晋“谢安东山报捷”典故的绘写。

     

      杜甫像 立轴 设色纸本  纵133.6厘米  横79.6厘米 1959年

      此幅依据唐代诗人杜甫《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严郑公五首之四》“常苦沙崩损药栏,也从江槛落风湍。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诗意而创作。画家将杜甫安置在万松挺立的空间环境里,烘染出诗人理想生活的精神空间,清新向上的精神意象扑面而来。画面中诗人作拱手远眺状,面容清和舒畅,神色坚毅,表现出乐观、豪迈的人生态度和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

      李太白像 立轴 设色纸本  纵137.3厘米  横68.7厘米 1963年

      此幅根据唐代诗人李白《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诗意创成,作李白在梅花丛中独坐,仰面望天,手执酒杯,正在对月构思诗句的情形。通过塑造李白如此的画面形象,将李白豪放、高迈、洒脱而才情横溢的精神状态完美地在画面上呈现出来,不愧为此类作品的经典之制。

      

      长干行 轴  设色纸本  纵117.9厘米  横39.8厘米 1944年

      李白《长干行》诗意激发了历代艺术家的情感和心灵,成为绘画创作的灵感、源泉和表现题材。此幅即为傅抱石依据李白《长干行》“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诗意而创作的唐人诗意画作品,画面作秋叶静静飘落,蝴蝶翩翩飞舞,一仕女束手远眺,面露愁容,呈现出忧伤、思念的情态,意境优美凄清、萧瑟幽邃。

      抚阮图 轴 设色纸本  纵103.9厘米  横30.1厘米 1944年

      表现音乐家、艺人的“抚阮图”、“琴阮图”题材在唐宋以来的仕女画作品中颇为流行,黄庭坚即曾观赏过有关作品,在《题李亮功家周昉画美人琴阮图》中留下“琴阮相与娱,听弦不观手”的著名题句。此幅即依据蔡京所题唐代画家周昉《擘阮图》“左弹右擘弄清音,手捻轻蕉口自吟,侧耳含情披月影”诗意而创作,画面屏风下一女拨阮,二女侧身静听,全幅笔墨简略而疏阔,细笔与写意笔法相结合,深得传统工笔仕女、写意人物画之精妙。

      落叶飘摇图 立轴 设色纸本  纵67.9厘米  横46.4厘米 约五十年代

      此幅依据战国时代楚国诗人屈原《楚辞·九歌 ·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诗意而创作。湘夫人衣粉红衣裙,在秋风中回首眺望。枯叶不住地在其身旁飘落,带来日月轮换的气息。无论良辰佳期、忧愁思念都不可长留,“聊逍遥兮容与”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了。

      

      杜甫《秋兴》诗意 扇面 设色纸本  纵19.9厘米  横54.9厘米

      此幅依据唐代诗人杜甫《秋兴八首》“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瞿塘峡口曲江头,万里风烟接素秋”诗意而创作,作诗人在松林中静静行走赏秋的情形。画中以焦墨绘制出老树干枝干裂枯硬的形态,秋气萧肃,诗人激昂、凝重、沉寂、冷落、伤感、寂寥、沉郁的精神意绪,均以如此简洁的笔墨传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