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展览 > 新展空间
新展空间
  • 禽鸟争鸣——陈之佛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绘画展
  • 展览地点:艺术馆22号展厅(陈之佛绘画馆) 展览时间:2018.12.28-2019.5.30
  •   陈之佛为中国现当代工笔花鸟大家、美术理论家、美术教育家,中国现代工艺美术先驱和导师。他年轻时曾留学日本,学习工艺图案,对于色彩的运用可谓“炉火纯青,游刃有余”。他的工笔画作品根植于中国传统绘画,同时也受到了日本装饰画派的影响,融汇创变,取得了非凡的艺术成就,成为二十世纪工笔花鸟画的领军人物。

      陈之佛的花鸟画起步于其中年时期,师习宋代院体风格,构图精巧,擅用双钩画法,用笔细腻工整,气韵清雅。他笔下的雀、鸽子、鹤等生动传神,跃然纸上,成为时代的典范。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他创作了一批花鸟画精品力作,如《寒梅宿雀》《仿宋人小景》《寒月孤雁》等。这一阶段的作品,风格清静冷逸,表现了画家身处乱世、孤寂幽淡的情怀,迥异于新中国成立后明快亮丽的画风。他创用“水渍法”表现树枝纹理,厚朴古雅,具有文人画的笔墨意趣。

      此次展览精选出的三十一幅作品,代表了陈之佛花鸟画早期的风格。他的作品,不仅继承中国传统绘画的精髓,也融汇中外,推陈出新,体现出锐意创新的精神,对现当代中国工笔花鸟画的发展产生了积极而重要的影响。

              

    寒梅宿雀

    轴 纸本 设色

    59×48厘米

    1941年 

    此画采用较粗糙的四川皮纸,以纯墨白描手法绘写。所绘古梅,或绽放、或含苞,一只小鸟栖息枝头,缩首眠睡,一股清冷寒气跃然纸上。梅树枝干的立体变化和鸟的羽毛质感全凭墨色的皴擦、勾勒来表现,仅对朵朵梅花施以淡淡的白粉,在皮纸本身的灰黄色衬托下,梅花显得十分洁白娇美。收颈缩首的小鸟与迎寒开放的梅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玉兰鹦鹉

    轴 绢本 设色

    69×51 cm

    1942年

    以淡米黄绢为底,洁白的玉兰、淡粉红的碧桃,数种色为底色形成柔美的美。金刚鹦鹉以朱砂画成,全身羽毛近乎平涂设色,使鹦鹉分量厚实突出,与淡黄色空间、洁白玉兰形成鲜明对比。整个画面形成一个暖色调子,重而不浊、华而不浮、雍容典雅、取得“艳而不俗”的效果、热烈气氛跃然纸上。

    月夜双栖  轴 纸本 设色

    86×44厘米

    1944年  

    这幅作品是以北宋著名隐士、诗人林逋所作《山园小梅》诗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诗意为题精心构思创作的。画中一株老梅,由下而上布满画面。一轮明月置于下方,使天空有高大宽广的感觉。两只宿鸟依偎枝头,意境优美。树干所用的线描,融入了西洋钢笔画中线的处理方法,依照树干筋脉的走势,一笔一笔刻画出来,充满变化和弹性张力。花朵采用传统的双勾法,花托部分施以墨染,造动准确,生动空灵。 

    海棠绣眼

    轴 纸本 设色

    78×33厘米

    1947年  

    陈之佛在研习传统方面颇为用心,常常将一些传统经典的题材巧妙“移植”到自己的作品当中,但这种“移植”绝不是生搬硬套,而是借鉴后的“再创作”。此图就是由宋人的《果蔬来禽图》拆散后添加鸟、果及枝叶变化而来。画中悬挂枝头的海棠果,被虫叮咬过的树叶,从造型到色彩都体现了自然的本真;两只立在枝头的小鸟,显露出活泼可爱的神态。 

    秋塘露冷 轴 纸本 设色

     82×45厘米 1948年  

    陈之佛喜欢使用带有淡雅色调的熟宣,一般为浅灰、米黄、次青、淡赭等,这样便于统一画面的色调,同时还可以起到烘托画面气氛的作用。这幅作品中,陈之佛将工笔的细致、写实与写意的灵动、夸张,有机地结合起来,使整个画面显得既有张力又不失内涵,实与意同在,工与逸共存。 

    芦花双雁

    轴 纸本 设色

    131×47厘米 1948年  

    陈之佛工笔花鸟兼取五代的徐熙、黄荃二家之长,对宋代院体工笔花鸟作品研习尤勤。在表现手法上,以工整写实为主,融合图案的装饰手法和日本绘画温婉柔丽的设色特点,形成清新隽逸、纯正典雅的风格。这幅作品以精微细腻的笔墨,描绘了苇塘冬日落雪、一片萧瑟的情景。色彩淡雅冷逸,对大雁的形貌、神态、动作和芦苇的姿态都进行了细致的刻画,生动传神。

    素梅冷香 轴 纸本 设色 103×40厘米 1949年  

    这幅作品在图式上吸收了南宋马麟的画法,通过简淡的笔墨,简洁的构图,使疏枝淡蕊跃然纸上,表现出梅花独傲冰雪的绰约风姿,呈现出悠远清隽的神妙之境。梅花的高洁孤傲、不流于俗的超逸品格,也正是画家的人生追求和人格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