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展览 > 新展空间
新展空间
  • 海上画派绘画艺术特展
  • 展览地点:艺术馆2楼21展厅 展览时间:2017.11.3——2018.3.31
  •   

      海上画派又称“海派”或“沪派”,一般指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早期活跃于上海地区的绘画流派。其形成于鸦片战争结束、上海开埠以后,即19世纪40年代。上海作为通商开放的前沿,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崛起,成为远东地区独具魅力与活力的繁华大都会。前所未有的开放性,成就了上海多元化的特点,它以无可比拟的包容性,吸引着江、浙、皖乃至更大地区的艺术力量来此优游涵泳。

      海上画派不能以传统标准定义,更不能仅以地域性简单界定。海派画家阵容强大,多为寻求生活机遇移民上海,或者频繁往返沪上卖画为生。他们继承传统,借鉴吸收民间艺术和外来艺术,同时重视诗书画印诸方面的修养,形成个性鲜明、雅俗共赏的绘画面貌,逐渐成为中国近代以来最为重要的绘画流派之一。海派画家审时度势,根据市场需求调整绘画形态,使绘画更加符合社会的审美需要,他们频繁组织书画活动,甚至结社集团举办展览,推广书画买卖。绘画不再是贵族和士大夫阶层所垄断的奢侈品,商贾、市民也成为绘画的欣赏和收藏者。

      海上绘画从形成期发展至兴盛期,呈现出兼容并蓄的多元化特征。技法上从兼工带写的小写意花鸟、人物画,到浓墨重彩的大写意花鸟画;审美上从继承费丹旭、改琦传统一路的纤弱女子形象,到符合民间喜好的普通市民形象;而题材更是广泛,从雅俗共赏的花鸟、人物画,溯古创新的山水画,到情节生动的故事画等,应有尽有,丰姿多彩。

      海上绘画的崛起,掀开了近代中国美术史的全新篇章,它呈现出兼容并蓄、承古开新的精神和通俗化、市民化、职业化等特点,将中国绘画从传统文人画保守衰微的困境中解放出来,在中国画发展进程中具有积极而重要的意义。

      寒梅吟思图 清  费丹旭 轴 绢本  设色  纵103.2厘米  横32厘米

      此作以工整细致的笔法,表现女子纤细娇弱的体态、娟秀清丽的面容,罗衫裙带敷色素淡娴雅,与桌面陈设形成鲜明的对比,又有所呼应。主仆二人一坐一站临靠窗边,动静相宜。逸笔写出的梅花枝曲折纵横,繁密娇俏的花朵暗香浮动,轻掩虚遮之间,呈现一帧活色生香的闺房小景。

      拟李复堂笔意荔枝图 清  吴昌硕 折扇  纸本  设色 纵18.8厘米  横51.5厘米

      吴昌硕工篆刻、书法,善花卉,近效赵之谦,远师陈淳、徐渭、朱耷、石涛。以篆书入画,“雄健古茂,盎然有金石气”。荔枝从画面右上角旁逸斜出,色泽鲜艳,墨彩淋漓。枝条穿插、叶片偃仰与累累果实相互助益,相得益彰,呈现一片勃勃生机。此作体现了书、画的完美结合,气韵磅礴。

      三羊开泰图 清  任颐 轴  纸本  墨笔 纵170厘米  横92.7厘米

        任颐饱承家学,幼即能画,后借鉴西洋画中的速写技法,融汇前人所长,形成鲜明的个人风格,在“海上四任”中艺术成就最为突出。羊,即祥也,此作以姿态各异的三羊为主体形象,取祥瑞吉利之寓意。主体之间的位置关系随着墨色的浓淡变化拉开距离,环绕四周的萱草淡彩设色,作为衬景的石峦大胆采用重彩绘制,三者互为映衬,画面真实而自然不乏巧趣,恰是任颐经营布置的高明之处。 

      石榴图 清  赵之谦  轴  纸本  设色 纵109.9厘米  横56.8厘米

      此图绘盆栽石榴,运笔气脉贯通,挥写淋漓,墨色简单而能显其华,隐约显露的粉色石榴籽成为点睛之笔,意趣盎然。赵之谦汲取恽南田、徐渭、朱耷、“扬州八怪”诸家精髓,善人物、山水,花卉,尤精篆刻,其以书、印入画所开创的“金石画风”,对近代写意画的发展影响巨大。